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易氏宗亲网,易氏文化,天下易家人,易氏宗亲联谊,易氏,易氏家族,易家人论坛,易氏家谱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5061|回复: 0

易干福传略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4-1-24 16:2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
不屈的战土--易干福传略(上)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作者:阎峻 王世明  

  易干福,一九0九年十月诞生在固始县段集伏子岭下的易下楼。易姓在这里是大户,虽都姓易但有的家产万贯,有的却无立足之处。易家一贫如洗,仅有几间晴不遮日,阴不蔽雨的破瓦房和一亩山地,七分水田。父亲易乃温号良宜,是远近闻名的侠义之士,母亲谢氏,是贫苦善良的家庭妇女,干福兄弟四人,他排行老二,全家八口人。为了生计,租种了本村地主易得全的六石田,每年收获的粮食除了租课,所剩无几,全家只得忍饥挨饿,过着糠菜半年粮的贫困生活。为了活命,干福十来岁就去给地主易安堂家放牛,在牛背上度过了痛苦的童年。干福生性活泼,敢作敢为,常常领着本村的魁子(易成炳)、大毛(易成思)、彭静轩和张富(张泽礼)等小伙伴上山打狼,下河捉鱼。陡峭的曹家寨,矗立云端的青峰岭、金岗台,以及险峻的芦滚桩,绝壁如削的跑马场等是易干福和放牛伙伴们玩耍的好地方。受父亲刚直、粗犷、侠义性格的影响,他嫉恶如仇,好报不平,深得小伙伴们的信任,自然成了一个孩子王。隆冬时节,干福放工回来,时常扛着借来的土枪上山打野猪,猎狡兔,自幼练就了一手好枪法。

    光阴荏荏,转眼已是几年。一九二四年,父亲易乃温把十五岁的易干福送到×××夏庙里一个姓姜的和尚家里学制鞭炮,开始学徒生活。和尚师傅的细心传教加之本人的勤奋好学,使他很快掌握了制作鞭炮的技术。

    一九二六年,十七岁的易干福学徒期满,他告别了师傅,回到了易下楼。这时他的家境稍有好转,父亲在家开起了酿制大麦糖、芝麻糖和豆腐作坊,全家人辛辛苦苦地拼命干活,勉强能够维持生活。

    由于干福有一手制作鞭炮的技术,他购买了制炮的原料和用具,自己就在家中办起了制炮的小作坊。制成的鞭炮,或走村串户叫卖,或担到方集、段集、叶集、金家寨、双河等地出售。由于他经常走村串集,南北闯荡,结识了许多患难与共、休戚相关的穷朋友。朋友有难,他总是慷慨解囊,乐于赞助。在外地出售鞭炮他借宿朋友家,穷朋友对他亦是宾客相待。在易下楼他和易成炳、易成思、易静轩、段中良、杜小虎等泥脚子十分要好,常在夜间聚会,谈论穷苦的生活,探索翻身和富裕的出路。朦胧滋生出反抗压迫剥削的思想,和渴求丰衣足食的愿望。有时他和双河的阎海波、阎国玉、杨山煤矿的张富等促膝谈心,交换对社会的看法。他们虽没有撮土为香,插血为盟。但这些苦汁里浸泡大的人,心心相应、息息相关,亲如手足,情同兄弟。在他们的中间发出了时而高亢,时而低沉,时而激昂,时而愤懑的怒吼。

    易下楼的土豪易得全经常依仗权势,欺压人民,横行乡里。干福看在眼里,气在心里。他对朋友们说:易得全胡作非为,欺压穷人,得想办法惩治他。朋友们摩拳擦掌,纷纷点头赞同。说干就干,易干福组织易成炳、段中良等夜晚就去易得全家摸瓜、学鬼叫,劣绅易得全被吓得惶恐不安。

    大革命失败后,中国革命的重点转移到农村。根据党的指示,许多优秀的共产党员纷纷转移到农村,组织农民协会,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、积蓄革命力量,准备进行更大规模的斗争。

    易干福在大别山的腹地金家寨、双河一带出售鞭炮,在双河他结识了共产党员阎海波、阎国玉。他们给易干福讲穷人为什么穷?是因为地主老财剥削的。富人为什么能剥削我们?就是因为他们手里有权。要翻身,穷人们就要联合起来把旧世道翻个个,打倒劣绅地主。还和他讲,共产党就是领导穷人闹翻身的党,穷人只跟着共产党,才有出头的日子。他们的话使易干福越听心里越亮堂,使他明白了许多道理。在那里他还亲眼看到了农协会,给土豪劣绅戴高帽游乡,强迫他们减租减息,打开地主粮仓,救济农民的情况。在双河的所见所闻给易干福以极大的启发和鼓舞,他的心象一团火,决心学着山里的样子干。

    一九二八年底,易干福邀阎波、阎国玉来段集青峰岭的易下楼,请他们给湾子里的穷人讲革命道理,介绍山里穷人如何跟地主老财斗争。平时与干福很要好的朋友听后个个喜上眉梢。他们议定要斗一斗湾子里的大财主易得全。一天干福约段中良、阎海波等去易得全设的赌场聚赌,易干福故意大输钱财,负债累累。易得全财迷心窍,见钱眼开,赢了钱 喜得忘了爹娘老子。易干福见其已上钩,推牌不干了。易得全伸手向干福索取赢得的赌钱,干福把牌往桌子上一摔说:钱我有的是,都存在你家里,随你拿吧!把易得全气的说不出话来。接着干福义正词严地说:你家的房子、地哪一项不是剥削我们穷人的?用你家的财产来抵押是完全应该的!易得全恼羞成怒,气势汹汹地说:如果你胆敢不还我的赌钱,就让你吃官司,做大牢。干福听后,哈哈大笑,扬长而去,把财主气的七窍生烟。易得全岂能善罢干休,次日,他找到易乃温兴师问罪,训道:你的孩子易干福,输了钱赖债,你还管不管?若不管我就要上告了。易乃温知道易得全的专横,不敢硬顶撞便说,管我是要管,可孩子大了,我管不了啦,你帮我管管吧!

    易得全撇了乃温一眼说:好吧,我帮你管!之后,他秘密勾结官府准备把易干福抓进县衙。家人得到易得全要抓干福的消息后,都劝干福快到外地暂避一时,以免出现意外。不得已,干福于大年三十夜,怀着满腔悲愤,踏着厚厚积雪,翻过高高的青峰岭,背井离乡,和阎海波、阎国玉一起栖身于双河山大庙。斗争的现实使干福认识到,要和地主老财斗,单枪匹马不行,必须组织起来,只有组织起来才有力量。(未完待续)

不屈的战土--易干福传略(中)  

       作者:阎峻 王世明  

    一九二九年五月六日,在党的领导下,商城暴动成功,并建立了临时政府--革命委员会。在商城暴动的影响下,双河山一带也建立了苏维埃政权,农民协会、赤卫队。干福和阎海波、阎国玉一起在双河组织了三十多人的农民协会。一天农协会员在易干福的率领下,直奔易下楼,乘黑夜攻入易安堂,捉住其老少三人,带回双河,这下易得全慌了手脚,他找到干福的父亲易乃温,要他出面保人,易干福迫使其交出枪支和部分银元,才放回人质,并要易得全保证以后不再横行霸道。狡猾的易得全表面虽点头哈腰,但内心却对易干福恨之入骨。可惧于农协会的力量,不敢轻举妄动。不久,苏仙石建立了区苏维埃政府,易干福听从了革命的召唤,根据工作需要,从双河调到苏仙石区苏维埃工作。在苏仙石他找到既将前往伏子岭,开辟根据地的共产党员张荣汉、蔡尧青,向他们详细的介绍了伏子岭、青峰岭一带的情况,为开辟段集地区提供了许多宝贵的建议。后经张荣汉、蔡尧青的介绍,易干福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从此,他把自己的生命和党的事业紧紧的联系在一起,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。之后,干福随张荣汉、蔡尧青一道回到青峰岭、伏子岭、窑沟、柳林开辟苏区。经过他们的宣传发动,秘密串联,在当地很快组织起农民协会,并发展子一批共产党员,播下了革命的种子。

    一九二九年十一月,在共产党员张西成农、协会负责人王少洪等领导下,伏子岭举行了震惊四乡的农民武装暴动。并成立了赤卫中队。起义的枪声震撼山岳,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风暴席卷固始大地。在张西成、易干福的领导下赤卫队夺取了东冲、下楼、窑沟等地土豪枪支(大都是土枪)百余杆,活动在固始南部的广大地区。夜袭豪绅老巢谭营子,活捉了反动红学头子--吕洪桥,迫使其交出马拐子枪两支,黑紫贡呢一百匹。而后赤卫队乘胜前进,打开河东楼、高稻场和罗道冲九里十八寨等数处土豪围寨。一九三0年一月夜袭郭陆滩,捉住了巨富孙百万的孙子,孙被迫交出十支钢枪。赤卫大队东征西战,威震敌胆。

    为巩固苏区,扩大红军队伍,保卫胜利果实,易干福深入到各家广泛宣传扩充红军的意义,动员青年参加红军,他说服父亲,让大哥易少轩参加了红军。在他的动员下,一九三0年初,窑沟乡一次就有十八名青年奔赴新集参加主力红军。村里的人都称他是革命的兵贩子

    一九三一年初,易干福被调往苏仙石区苏维埃搞武装工作。七月鄂豫皖军委发出整顿地方武装的通令。县苏维埃决定将窑沟、柳林、二道河赤卫队和杨山煤矿工人纠察队合编成第八赤卫团。任命易干福为团长。王少洪为政委,全团一千余人枪。赤卫团或配合红军作战,或单独打击敌人,成为商固边境上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。

    一九三一年十二月,易干福率领赤卫团配合红四方面军一部与敌四十五师激战段集,歼敌两个团,俘敌兵二百多人,缴枪炮数百件,取得了十二月大捷的胜利。

    一九三二年秋,鄂豫皖苏区进了全盛时期,红军先后取得商潢战役、苏家埠战役、潢光战役的伟大胜利,我不战而收复商城,军锋直逼固始城下,北出奇袭淮河重镇三河尖,根据地扩展到四万平方公里,人口三百五十万。红军主力发展到两个军六个师,还组建了四个独立师和一个少共国际团,总兵力达四万五千人,各县地方武装和赤卫军达二十万人以上。蒋介石看到鄂豫皖苏区日益扩大,威逼南京、武汉,扼住京汉线,便亲自坐镇武汉,调集三十万兵力对鄂豫皖苏区进行了疯狂的围剿。由于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失败,红四方面军主力被迫西撤。留下部分红军和地方武装坚持大别山的斗争,此时,敌人对苏区进行了疯狂的摧残,国民党正规军在地方反动民团的配合下,在肆清乡。革命处于危急关头。
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为了保存革命力量,易干福率领第八赤卫团奉命和固、霍边区工作人员,赤卫队员、革命群众三千余人向金岗台山区转移。当易干福率赤卫团途经固始县政府所在地王楼时,遭敌戴、宋、徐三个师的合击。赤卫团虽奋力还击,但终因寡不敌众,被围困于蔡岭沟之下。翌日,经过激战,杀出一条血路突出重围,一千多人干部、战士英勇牺牲,战斗中易干福身先士卒,冲锋在前,给干部、战士做出了榜样。十月下旬干福率赤卫团历经千难万险撤至金岗台地区休整。

    金岗台是大别山的主峰,山势险峻,沟壑纵横,地形十分复杂,据传上有大小七十二洞,且山上有茂密的森林,便于隐蔽,同时也是开展游击战的好地方。

    敌人占领苏区后,对根据地进行了疯狂的摧残,房屋被烧毁,干部群众遭到血腥的屠杀,站在金岗台上能看到敌人烧毁村庄的狼烟,能听到群众悲哀的惨叫,干福坐立不安,心急如焚。

    国民党反动派为了达到斩尽杀绝共产党的目的,对根据地进围剿驻剿追剿。易干福根据敌情的变化把尚存的一百多名赤卫队员化整为零,昼夜在深山老林里同敌人周旋,有时一天就能和敌人交战十几次,象捉迷藏一样和国民党军队开展蘑菇战。拖得敌人狼狈不堪。后来,敌人干脆在风景岭、运粮岭、大、小月亮口,猴儿石、跑马场、帚箕坪、马棋桥等地建了十二个碉堡,封锁路口,妄图隔绝赤卫队与群众的联系。没有粮食只好用野菜和树皮、野果充饥,还经常和敌人作战,斗争十分艰苦。(未完待续)

不屈的战土--易干福传略(下)   

  作者:阎 峻 王世明

    冬天到了。北风呼啸,大雪纷飞,大别山的冬天特别寒冷,由于敌人封锁,战士们没有棉衣御寒,没粮食裹腹,饥饿和寒冷每天都在威胁着金岗台上的群众和赤卫队员。这时易干福也更加消瘦了。望着忍饥受饿的同志,他深感自己责任的重大。他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也要保存好这支革命力量。为了弄到粮食,他找到了负伤痊愈的大哥易少轩,说:大哥,你看见了,赤卫队员群众多时没吃一粒粮食了,你今晚下山,想办法弄点粮食上来。

    这……少轩欲言又止。因为他明白金岗台周围碉堡林立,敌人封锁了道路、村庄,要弄到粮食是困难的。

    大哥!

    好吧--!少轩望着充满期待的弟弟,终于答应了。晚上他和小弟承铸一起下山了。穿过敌人的层层岗哨,摸回易下楼,爬过一处处残垣断壁,根据记忆,少轩摸到撤 时埋藏粮食的地窑,扒到一小罐大米。天亮时返回金岗台。一次大雪天。少轩、承铸照干福吩咐下山买粮,由于雪大道路埋没了,他兄弟二人在茫茫雪野里迷失了方向。转来转去总走不出一个小圈子,整整在雪地里冻了一夜,身上冻僵了,头发、眉毛都结了冰。

    一九三二年初,红二十八军在二道河、胭脂坳大败敌四十五师后,又挺进叶集,并在小南京、青峰岭、窑沟等地猛击敌十二师、四十五师,根据地形势有所好转,这时易干福和二十八军取得了联系,逐渐将化整为零的队员集合起来,在双河山、熊家河、青峰岭、曹寨等地灵活机动,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。

    三月的一天,易干福在带领赤卫团与敌人作战中负伤,右腿。膝盖骨被打碎,血流不止。万般无奈,干福离开与他生死与共的战友,赤卫队员用担架把他抬到金岗台铁瓦寺山洞养伤。并派人护理。干福身在山洞,心在赤卫团,一听到外面的枪声就心神不定,支撑着到洞口眺望,唯恐赤卫团出了什么问题。由于敌人的封锁,药品奇缺,伤口只能用盐水擦洗,后来连清洗伤口的盐水也没有了。天渐渐热起来,伤口化了脓。伤势一天天严重,但他以顽强的毅力同疾病作斗争,从不喊叫一声。战斗越来越残酷,战友一个个牺牲了。他悲愤交加:我是一个共产党员,怎么能老这样躺着呢?就是死,也应死在战场上!他支撑着要上前线。在家人和同志们的劝说下,他才安静下来。

    国民党四十五师戴民权部在红军、游击队、赤卫团的沉重打击下,惶恐不安,到处张贴告示缉拿红军、地方武装的领导人。为了逮捕易干福,敌人以千块大洋悬赏。干福听后付之一笑,毫无畏惧。一连几天赤卫团都没有消息,干福唯恐赤卫团出了问题,考虑再三,他先动员大哥易少轩和妻子杨俊卿去找赤卫团,又动员母亲和弟弟乘黑夜下山。只留下父亲照顾自己。

    一九三三年四月十日,敌四十五师二六六团又拉网搜山,干福隐藏的山洞被敌人发现,当即和父亲一同被捕。

    抓住了易干福,国民党如获至宝,先把他关押在苏仙石叶家祠堂,派了一个团的兵力看守,又在皂靴河将其母亲和弟弟易承铸也抓到叶祠堂。   之后,国民党反动派把干福及父亲易乃温,弟弟易承铸(母亲因眼瞎了,被敌人抛在苏仙石)经二道河解往固始。干福和父亲被关在固始县国民党一号监狱,易承铸因年岁小被关押在军法处。

    为了得到共产党的有关情况,国民党四十五师师长戴民权亲自审问易干福。

    老奸巨猾的戴民权假惺惺地说:易团长,你受苦了。只要你交出赤卫团、游击队的活动地点,我马上就可以放了你。他不等戴民权说完就大骂起来: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,要杀要砍由你,要想从我嘴里得到共产党、红军、赤卫队的情况,休想!

    戴民权又说:鄙人素来宽宏大量,易团长,只要你写一个自首书,我就既往不咎。干福坚定地说:只有叛徒才为了一条狗命,而不知谦耻。戴民权凶相毕露:易干福,难道你不怕死?干福针锋相对的说:怕死就不当共产党。

    戴民权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,给干福手上钉竹签,坐老虎凳、灌辣椒水……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。

    国民党反动派软硬兼施未能让他屈服,最后敌人又使出了更毒辣的一手,当作干福的面严刑拷打干福的父亲,并对干福说:你难道就这样狠心,让你的父亲和你一起受罪,送死?妄图以此来软化他,看着父亲被凶恶的敌人打的遍体鳞伤,干福怒不可遏地斥责敌人:不干他的事!有本事你问我好了!敌人无计可施,把干福押回牢房。在牢房里,干福和父亲偎依在一起。他对父亲说:是我连累了你,连累咱们一家。让你们都和我一起受苦了!可是我是共产党员,宁死也不能叛党呀。

    父亲安慰干福说:孩子,你做得对,共产党是穷人大救星,跟着共产党什么时候也不能变心啊!

    敌人看在易干福嘴里得不到共产党和赤卫团的任何情况,决定杀害他。

    四月十四日,敌人把易干福押往刑场,易干福昂首挺胸大义凛然,他指着凶神恶煞的敌人:我是共产党员,为革命而牺牲无尚光荣。共产党人是杀不完、砍不尽的,总有一天人民要向你们讨还血债。

    敌人砍下了干福的头颅,悬挂在固始县东门楼上。易干福就义时年仅二十三岁。

    干福烈士已经牺牲五十多年了,他为之奋斗的革命事业已实现,他那英雄事迹在大别山工流传,在人民心中树起了高大的丰碑。他为革命英勇献身的精神,对党赤诚忠心的品德,将永远激励着我们为奋发建设苏区,振兴固始经济而开拓前进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中华易氏宗亲
站长:易佳宏 手机:13101769719 QQ号码:422079973 邮箱:422079973@qq.com 传真:03767862339